文献摘要summary怎么写 — 如果你做不好概括,就写不好论文

1月前 23次浏览 0条评论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

summary

n. a brief statement that presents the main points in a concise form

简要陈述,以简洁的形式介绍要点

有道给出的解释是,普通用词,

指将书籍或文章等的内容,用寥寥数语作简明扼要的说明

简单的说就是“摘要”

我觉得还要更具体一点——称为“文献摘要”

简明扼要的“文献摘要”

对写论文来说不可或缺

因为认真来讲

“文献摘要”甚至比论文主体的内容还要多

如果是核心论点是心脏

关键论据是支撑的骨架

那么summary,就是占大部分的组织血肉

让整个文章生动起来的不可或缺的补充

简明扼要摘要文献来证明自己的论点

摘要自己的论点来说服读者

在一切讲究“有理有据”的学术论文里

何处不是summary?

在写论文的过程中

回顾要点并进行摘要

也是必不可少的

一般而言

要做到细致的回顾检查

而不是凭借记忆

去概括文章

在这个过程中

你能对你的逻辑表达

论文框架进行一次全面的梳理和掌握

尤其研究方法和笔记记录阶段

总结关键参考来源特别有用

当然

我们更熟悉的可能是

必须要写在论文中的摘要

毕竟并不是把文献名列出来

就能让读者像读过这篇文献一样

整篇复制更不可能

那就需要摘要

去概括重要内容,呈现给读者

但要记住

summary的目的

只是为了证明你知道并能总结别人的成果

更重要的是

展示您的想法,您对参考文献的分析

《Essay写作策略》

摘要

1、True Summary 真正的摘要

真正的摘要

简明扼要

概述关键参考文献的主要观点和关键点

重要转折以及关键特征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

不要引用或者评价主要参考文献

而是集中精力去公正客观的描述

可以仔细品味下下面的例子

(忽略渣翻译)

↓↓↓

布拉德利·纳什(Bradley Nash)

在一篇关于冷战开始时关键角色——惠特克·钱伯斯(Whittaker Chambers)的论文introduction,立即用四句话总结了他的主要参考文献 - 钱伯斯的自传。

纳什在前两句中描述了前言的流派和风格,然后在接下来的两句中简洁的描述了其思想的运动:

The foreword to Chambers's autobiography is written in the form of "A Letter to My Children." In this introduction, Chambers establishes the spiritual tone that dominates the body of his book.

钱伯斯自传的前言是以“给我孩子的一封信”的形式写成的。在这篇介绍中,钱伯斯确立了他书中主体的整体基调。

He initially characterizes the Cold War in a more or less standard fashion, invoking the language of politics and describing the conflict as one between "Communism and Freedom."

But as the foreword progresses, Chambers introduces a religious element that serves to cast the struggle between communism and capitalism as a kind of holy war.

他最初以一种或多或少标准的方式描述冷战,用政治语言描述冲突,将冲突描述为“共产主义与自由”之间的冲突。

但随着文章的推进,钱伯斯引入了一种宗教元素,将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视为一种圣战。

每篇文章都需要一些摘要

以“引导”读者

向他们介绍他们尚未遇到的内容,提醒他们需要回忆的项目以理解你的观点

在introduction开头的介绍中

summary有助于你建立文章背景框架

例如,

一篇研究越战老兵纪念碑的论文

要写个“有用的过去”的summary

就可以首先简要概括一下

“有用过去”的概念的历史

或者概括一位主要理论家关于这一主题的看法

2、Interpretive Summary 解释性摘要

有的时候

你还需要写一种摘要

就是对你的参考文献内容进行补充解释

的“Interpretive Summary”

解释性概括

这种概括与上面那种概括所不同的是

要为读者暗示有关您对文献的看法

对某些有利于你论点的

内容进行突出

这一种摘要最适合于

放在你准备进行文献分析时

下面的解释性摘要来自一篇根据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分析内战照片的论文。

作者Dara Horn知道她需要描述这张照片,但只是“迅速集成”它的细节会让她的读者感到厌烦。因此,她摘要了照片的细节,对关键点进行了更重点描绘。而这一整段都是解释性摘要。

As skeptical moderns, we often have trouble accepting drawings or paintings as historical records, but we tend to believe in photographs the way that we believe in mirrors;

作为持怀疑态度的现代人,我们经常难以接受绘画或绘画作为历史记录,但我们倾向于相信照片就像我们相信镜子;

we simply accept them as the truth. Alexander Gardner's photograph Trossel's House, Battle-Field of Gettysburg, July, 1863 might therefore be viewed as evidence rather than commentary.

我们只是接受它们为真理。亚历山大·加德纳的照片 ,Trossel的房子,葛底斯堡的战场,1863年7月 因此可能被视为证据而不是评价。

Unlike some of Gardner's other "sketches," this picture includes no perfectly positioned rifles, no artistically angled river, no well-posed men in uniform—indeed, no people at all.

与加德纳的其他一些“草图”不同,这张图片中没有完美定位的步枪,没有艺术角度的河流,没有穿着制服的合适的男人 - 事实上,根本没有人。

The photograph's composition could barely be more prosaic; the horizon slashes the picture in half, and the subject, a white colonial-style house, sits smack in the center.

照片的构图几乎不会更平淡;地平线将画面缩小了一半,主题是,一个位于中心的白色的殖民风格的房子。

Yet this straightforward, almost innocent perspective sets the viewer up for the photograph's stealthy horror.

然而,这种直截了当,几乎无辜的视角让观众注意到照片的隐秘恐怖。

At first glance, the photograph appears to be a portrait of a house, perhaps even a poor portrait of a house; in a Òsketch bookÓ of war, one might flip right by it to the gory pictures before and after.

乍一看,这张照片看起来像是一幅房子的肖像,甚至可能是一幅房子的肖像; 如果这是在一本战争的书中,人们可能会在它之前和之后翻阅它们。

But the terror in this photograph lies in its delayed shock, the gut-wrenching surprise when the light on the house leads the eye to the light on the fence and the viewer notices that the backyard fence is broken, and then thatthe backyard is a mess, littered with—what are those?

但这张照片中的恐怖在于它的延迟震惊,当房子的灯光引导眼睛看到栅栏上的灯光,观察者注意到后院围栏被打破,然后后院乱七八糟,那些东西 - 那些是什么?

—horses, dead horses, twelve dead horses. What must have happened to topple twelve nine-hundred-pound horses, and where are the people who rode them? Crushed underneath? The viewer doesn't know, because Gardner's picture doesn't tell us. All we see is a house, a broken fence, twelve dead horses, and an empty sky.

- 马,死马,十二匹死马。必须发生什么事情才能推倒十二匹九百磅重的马匹,那些骑马的人在哪里?碾压在下面?观众不知道,因为加德纳的照片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座房子,一个破碎的栅栏,十二匹死马,一片空旷的天空。骑马的人在哪里?压在下面?观众不知道,因为加德纳的照片没有告诉我们。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一座房子,一个破碎的栅栏,十二匹死马,一片空旷的天空。

3、Some Cautions 一些注意事项

请记住

摘要的作用在于提醒读者关键点

应该始终有助于支撑你的论点

如果你的导师对你的论文批注:

"too much summary—more analysis needed"

他们通常的意思是你只是研究了文献

但并没生成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你仅是在描述他们

The obvious cannot be argued

却没有生成想法

明显的陈述就倾向于一种描述

论文的结构就变成了

要么始终遵循参考文献的年代表,

要么就是简单地列出的案例

所以

谨慎的使用summary

发布评论

这些您可能会感兴趣

筛选出你可能感兴趣的一些文章,让您更加的了解我们。